Friday, July 24, 2009

一遇風雲便化龍

雪隆華堂,七月二十三日晚上

黯然掉淚也好,悲憤激怒也好,趙明福還是走了。怒吼、激情、傷心如果只是停留在怒吼、激情和傷心,那么我們就準備明年後年再來舉行追悼會。這種場面不能再重演,而唯一能夠阻止舊戲重演的就是你我他心中的信念和手中的選票。


如果明福是因為反貪委員會而進入墳墓,那么人民也將把他們送進墳墓”。

金鱗豈是池中物

等待風雲,他們將會化龍,挖掘巫統的墳墓

4 comments:

素莱 said...

掌柜的,

实话实说,当“颜色运动”还未成风的时候,我“四处访友”,替RPK 张贴第一波某月某日穿黄衣抗议的呼吁的时候,你知道,你这里,对的,就是你这里,我们许多的蛇庙同志,TA们怎么说来着?你怎么说来着?

如果只是要听听歌、嘻嘻哈哈的调侃,在严肃的课题上明哲保身,那么,已经可以预见今天的悲剧。那么,这些人现在高姿态的义愤填膺,我完全瞧不起。(你也在看吗?是的,我指的就是你!)

不 是每个人都必须当路见不平者,然而站紧知识分子的岗位,至少是应该办得到的。而不是以一句 “老太太,我们不过是小人物啊!” 来粉饰自己的怯懦。 (当然,这样的‘知识分子’,遇到需要替腐败政党候选人蛇庙同志站台的时候,他们是绝对不会再说同样的话的。既得利益在前的时候,‘小人物’讨生活的嘴 脸,我不会意外。)

掌柜的 said...

素莱
我在想,我會怎么說來著?

我在想,從年少稍微懂事到今天,我對社會、對國家的理念改變了嗎?動搖了嘛?應該是沒有。

于是我花了一些時間翻閱從前的帖子。

07 年一月,賽胡申教授作古的時候,我說當年是憤怒青年,現在已經不是憤怒中年。然而憂患意識的時代永遠都一樣。

07 年八月,當你留言關于 RPK 的黃衣和不合作運動的時候,我說 "国庆日的黄衣服,支持,没问题。十九岁增加一倍后忧患意识并没有减少,减少的是不再相信悲愤喊喊口号就能成事。大家努力默默耕耘吧,为了更好的下一个五十年。"


當 你說 "这些人现在高姿态的义愤填膺",我不想對號入座。我只想說這個部落格從來就沒有高姿態過,從前如此,現在也如此。這個部落格的政治理念從來就不是偏朝還 是偏野,而是相信聖人已死,沒有人可以一黨獨大專政完全不受批評監督。未來要是反對黨上臺,我的理念依然是鞭笞他們的不足。

掌柜的是小人物,但是不代表沒有貢獻。我不自認是知識分子,但是站緊崗位卻是一向來的信仰。

07 年十一月,我寫過 - "你不需要上街头,也不需要很会写高格调的部落格。只要你能影响两个人,两个人又分别影响两个人,如此类推就会有人倾家荡产。"

我依然相信每一個人都有他們可以貢獻的角色,有些人比較多,有些人比較少。如果現在的暴政苛政倒臺,我有一份小小的功勞,至于躍上龍門當政府的替代陣線,掌柜的就不敢居功了,那是為他們立下汗馬功勞的人的成果。

至于替腐敗政黨候選人站臺的問題,那就有點風馬牛不相及。

共勉之。

素莱 said...

掌柜的,

你弄错了,我说的高姿态的“那些人”,指的是那些“得个讲”的喧嚣。你的忧患意识,我当然是看见的,不然,不会在你这里说话。

否 认自己是“知识份子”,当然有点自保的意思,在“知识份子”已经成了唱高调的今天。我涵盖的指涉,是无关学位的,是例如 Said 的定义。所以,你我都应该是。 Said用了一本书来写的东西,我不能也没有能力,在这里短短几句话跟你论证,所以再说一次,我们当然是“知识份子”,必须具有知识分子作为社会良心的思 考与行动。

我跟你的观点是一致的,在每个人的岗位上,发挥个人的力量,所以我才强调不是每个人都必须去当路见不平的斗士。可是如果连个理 念的传播都要怯懦,流于明哲保身,(而且在所谓的“知识份子”里还特别多),如果连政治与信念都分不清的时候,如果连自己权益也不肯争取,或者代人争取, 还苦情无奈自己“小人物”而坐观旁人的灾难的时候,在悲剧发生时才来义愤填膺,我瞧不起的就是这样的人。你站紧的岗位,这里每个人都看见的,特别是“蚱蜢 占卜”,就是你在能力范围的付出与努力。

所以,掌柜的,你误会了。以上留言不是指向你的。我们这里(是的,我把你的部落格这里当成我们的),从来就是低姿态的。那些现在高姿态的人,在我们现在这个谈论里,是不出会来说话的,或许现在也早就忘记自己两年前说过的话了。然而我记得。

“ 站台” 要指的是一种姿态,我只是连带想起去年实质的 “八大博士站台” 而顺带提了一笔。现在不就有很多人又出来“站台”了吗?义愤填膺就是TA们站台的方式,你真叫TA 去静坐,去穿某种颜色的衣服抗议,或者签名支持某些诉求,“我们不过小人物”的论调又会站出来了。我要说的就是这种“站台”。

是的,悲伤 之后就是愤怒,所以中文才有“悲愤”这两个字。我不怕别人怀疑我愤怒的资格安在?我虽人在国外,心却从来没有离开过这里。毕竟我知道为了自己的信念而被家 人落井下石是怎么回事,毕竟,我了解回到自己国家时在机场被请去喝咖啡又是怎么一回事。

P/S 又要走了,如果有后续谈论,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给你回应。
P/S 你那些丧气的话,不在留言里,而是在写给我的 email里 :)

掌柜的 said...

有時候我很喪氣,最近我也有點喪氣。
喪氣是因為很多人談到時局總是滿腔怒氣,但是也是這些人這些日子以來都支持暴政,現在才來大聲叫嚷,仿佛暴政苛政是今天才發生的事情。
好啦,現在大家都說苛政猛于虎,解決之道就是多賺點錢,然后離開,或者是送孩子離開。
我們至少還有一口安樂茶飯,但是從來沒有回頭看看四周還有這么多人為了溫飽苦苦掙扎。許多人只懂得抱怨,但是到時候不是不去投票,就是為了股市上升而要政治和經濟市場穩定,在不正確的標志旁將選票劃下,然后又來高喊我要移民了。

有什么樣的選民就有什么樣的政府,有什么樣的物質奴隸就有什么樣的暴君。
沒法,有時候還是要喪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