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ly 18, 2009

明天的福氣


1. 請繼續。(Please continue.)
2. 這個實驗草案需要你繼續。(The experiment requires that you continue.)
3. 你絕對有必要繼續。(It is absolutely essential that you continue.)
4. 你別無選擇,一定要繼續。(You have no other choice, you must go on.)

****************

有一個人在你的隔壁房,你需要向他提出一些問題。如果他答錯了,你就會懲罰他,懲罰的方式是電擊。每一次對方答錯,電擊的電壓就會增高,最低的電壓是無關痛癢的 15 伏特,最高的電壓是會威脅性命的 450 伏特。

在你的房間里,有一位博士,是一位權威。權威在你身邊觀察,當懲罰的電壓增高時你會不會繼續向隔壁房的那個人提問,其實實驗進行之前你已經被告知你是可以隨時要求停止發問的。

這是一個實驗,你就是那個提問的人,其實也就是被實驗的人。因為你自愿當研究對象,那位權威博士也付錢給你。

隔壁房的那個人其實是假扮的,所以他常常答錯問題。你當然不知道他是假扮的,你只知道你的面前站著一位權威,你對他有很大的敬畏,再說你也從他的身上得到一些物質上的報酬。

電壓逐漸增高,你聽到隔壁那個家伙的呻吟逐漸凄涼。當電壓到了 330 伏特時,隔壁已經悄然無聲,想必是痛苦得不能承受了。你想,還是喊停吧。

你告訴博士你不想再繼續。

當你說你要停止,博士就會以下列的順序來告訴你 :

1. 請繼續。(Please continue.)
2. 這個實驗草案需要你繼續。(The experiment requires that you continue.)
3. 你絕對有必要繼續。(It is absolutely essential that you continue.)
4. 你別無選擇,一定要繼續。(You have no other choice, you must go on.)

如果博士已經說完了上述四項,你執意要停止,那么實驗就到此為止。

****************

彌爾格蘭姆 (Stanley Milgram) 在 1961 年進行了以上的實驗,以測試他的假說。他提出的問題是:“這么多納粹追隨者瘋狂屠殺猶太人,有沒有可能純粹只是服從權威當局的指示?”

結果,在他的實驗里,盡管懷疑隔壁那個人已經快要死了,還是有 65% 的人經過權威的要求繼續提問,直到電壓是 450 伏特為止。

彌爾格蘭姆證明了,只要權威施壓,超過半數的人就會從事違反人性道德的舉動。他沒有說金錢物質有沒有扮演角色,但是我想應該也有不少人為了這個實驗付給的酬勞而昧著良心繼續進行提問。

彌爾格蘭姆還證明了,如果你知道隔壁那個人是一個你從來不認識的人,你會將實驗進行到底的幾率會更高。

這個實驗叫做彌爾格蘭姆實驗(Milgram Experiment),也被稱為權威服從研究(Obedience to Authority Study)。


****************


趙明福就的一生就這樣被匆匆結束,他沒有明天,也沒有福氣。七個月后,他的小孩更是沒有福氣。

但是,小孩需要一個明天。

他的父親沒有福氣為他創造一個更好的明天,但是我們可以。

就看我們要不要為他的孩子,也為我們的孩子,還有孩子的孩子開創一個有福氣的明天。

4 comments:

蝋燭の芯 said...

可悲!!!!!!
怎么在近代革命中不得好下场的都姓赵?

yixianmy said...

在公共服务部门,种族和宗教“歧视”,不管是对员工或顾客,已是公开的秘密。在这起“污点的”反贪污事件, “不干我事“的文化, 因有黑手在后指使和撑腰,是何其明显。掌柜的说得对,唯有用我门的权力去改变充满”污点的“国家领导层,我们才有给下一代“比较清洁”的政治和公共文化。可是,此路是何其崎岖,“同志们还是要努力加餐饭”。

awan said...

血大夫,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写这课题,而且写得真好。
化悲愤为力量?只怕我们的力量比不上人家的权利。事情发生了,只要找几个替死鬼承担罪名不就可以了吗?往往就是这样。甚至身为主谋的还可以当揪出“罪犯”的“英雄”。何况人民总是善忘。
人民的公仆都在做什么啊?那些人的嘴脸,真是越看越讨厌、越生气!

jan said...

First they came… - by Martin Niemöller

When the Nazis came for the communists,
I remained silent;
I was not a communist.

Then they locked up the social democrats,
I remained silent;
I was not a social democrat.

Then they came for the trade unionists,
I did not protest;
I was not a trade unionist.

Then they came for the Jews,
I did not speak out;
I was not a Jew.

When they came for me,
there was no one left to speak out for m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