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10, 2009

大家來蓋朋

高豬先生這兒說起張系國的星雲組曲,不由得益發懷念少年時代讀過的張系國科幻故事。

想起《翻譯絕唱》,沒有人警覺的人吃人不斷上演,就好象這幾十年來我們沒有警覺的被某些人吃掉一樣。現在也好、千年之前也好、六十三世紀時也好,蓋文族的吃人故事一樣會不斷上演。我們要逃過被吃的命運,只能靠自己。

我們蓋文都很蓋佛,我們互相蓋朋。蓋朋別的蓋文。別的蓋文也蓋朋我。我蓋朋我的蓋寶,我的蓋寶也蓋朋我。我蓋朋我的蓋松,我的蓋松也蓋朋我。我們互相蓋朋,大家蓋朋。

上面這一段話如果你看的一頭霧水,就表示被人吃了還不知道。謎底就在張系國的這篇短篇小說里,有時間請慢慢讀。

******
《翻译绝唱》
作者:张系国

我从事翻译工作,已经有七百多年了。如果细细数来,从我二十一岁那年发愤翻译G星座闪族人的抒情诗开始,到现在恰好是七百四十九年。七百四十九年,不是一 段短时间。在这七百多年里,我遇到过不少棘手的翻译难题,当然也犯过许多错误。由于我小心谨慎的工作习惯,多半能及时发现错误,没有闹出太大的笑话。在星 际翻译学院讲授翻译与写作的时候,我就一再向学生强调,任何从事翻译的人都会犯错误,要紧的是如何根据别人的经验,慢慢减少错误。这话并不是我说的,是四 千多年前一位名叫林以亮的翻译工作者的经验谈。虽然是四千多年前古人的话,那位林以亮所讨论的也只限于古华语及古英语间的翻译问题,但是我觉得他的话到现 在还十分适用。当然,我们现在的翻译设备要比古时候好得太多了。那时的翻译工作者只能依赖个人有限的记忆和极为原始的辞典来从事艰巨的翻译工作,我们现在 却有最进步的翻译电脑。但是他们只需要学习地球上的十几种主要语言,现在我们却必须能够翻译整个银河各个星球上各个星族的语言。据最保守的估计,只计算银 河各星族的主要语言,就有两万五千多种!所以我常常提醒我的学生,不论翻译什么语言,千万不能大意,千万不能自以为是。只要我们稍不小心,就可能犯下无可 弥补的大错误。以我自己为例,尽管我个人一向小心谨慎,最近就因为一时大意,几乎闹出大乱子,送掉几百条性命,现在回想起来还心有余悸。

事情得从我参加星际警察总署讲起。我原是个天性保守的人,在我前七次转世的时候,我都选择了我第一世的职业,在星际翻译学院担任教授。我喜欢翻译工作,我 也喜欢教书生涯的自由自在。因此有七世之久。我从没有想到要改变我的生活方式。我的妻子也跟随我转世七次,做了三百五十多年夫妻。我第七次转世不久,又在 校园里遇见我的妻子。我们最初认识时,她是翻译学院的学生,我是翻译学院的讲师,我们随即因恋爱而结婚。我们的婚姻非常美满,因此我们每次转世,都约好重 温旧梦——她再进入翻译学院当学生,我们又来一次师生恋爱,然后我们再度结婚。第七世时我又遇见她,立刻约她出去吃午饭。出乎我意料之外,她竟然拒绝了。 我现在还记得那天她在翻译学院大楼外的橙色草地上,对我说的话。

“崇文,我们已经做了七世夫妻了。古时候的人再有缘份,也不过做七世夫妻,而且那还是神话故事。我们却真正做了七世夫妻!崇文,我觉得我们缘份巳尽。不, 不要那样看我。崇文,我还是爱你。可是你大概还从不知道,三百多年来,我一直在等你改变。我一直幻想着,下一世的你,会和现在不同。你终于觉悟,翻译学院 的工作是多么枯燥,做一个教授的妻子,又是多么无聊。你会带着我到遥远的星球去,开始我们的新生活……三百多年了,我一直在等待着。一世,两世,三世…… 这是第七世了,你还是一点也没有变!你看,你连戴帽子的姿势,皮鞋的式样,甚至袖口蹭掉的扣子,都和第一世的时候完全一样!我对你太失望了。我们再这样下 去,一直到地老天荒,你还是第一世的你,永远是个穷酸教授。每隔五十年,我们又年轻一次。但一切有什么不同呢?都是老样子。连分配的宿舍都是同一栋!崇 文,转世的最大好处,就是使我们有机会尝试各种不同的生活。你却连一点冒险精神都没有。每一辈子,你都要过和上辈子完全同样的生活。这简直是但丁的地狱! 我不能够再忍耐下去。崇文,这一次,我下定决心要离开你,去尝试新的生活。崇文,我还是爱你。可是你必须改变。假如我们还有缘份,十世之后,假如你还爱 我,我也还爱你,我们就再做七世夫妻……”

她果然离开了我,到三五一星座A特区去当驯兽师。这是三百年前的事了。但是我仍然爱她。我清楚知道如果找不改变,她绝对不会跟我复合。我的七世妻有太多浪 漫的想法。我们都是翻译专家,她因此有机会读到许多古时候的中国小说,竟然信以为真,也希望我浪漫起来。偏偏我不是这么块料。中国的言情小说居然害得四千 年后的我们拆散七世美满姻缘,恐怕是作者做梦也没有想到的。但是不论如何,我仍然深爱我的七世妻。我们分手后,我已经等了她六世,六世都没有结婚。在这六 世里,我干过太空码头工人、太空船船员,杀虫员,大资本家,革命党……我还有四世生涯。等到我再度见到她的时候,我相信这多采多姿的履历,一定可以使她回 到我的怀抱里。但是我衷心希望她不会发现我生活的另一面,因为我每一世尽管表面上从事不同的职业,骨子里我始终没有放弃我最爱好的翻译工作。即使在阿尔法 星区搞革命的那一世,我真正的动机,其实是研究阿尔法星区几种鲜为人知的语言。这些事情,当然不能够让我的七世妻知道,否则她一定会骂我江山易改,本性难 移,再不肯与我和好了。

这一世,我挑选了一个比较平淡的职业。我参加了星际警署,在警署里担任翻译员。“又是翻译!”我可以想象我的七世妻看到我这一世的经历时的表情。但我没有 旁的选择。上一世我不该冒险去当大资本家,结果工厂倒闭,我负债累累,只好自杀了事,提前被送进转世中心。现在他们对转世限制越来越严。如果你提前转世, 必须支付为数可观的一笔转世赞。我因此欠下不少债,这一辈子只好找个稳当的营生,先还清债务再讲。古人讲什么前世债今世还,在六十三世纪的今天,不幸却成 为事实。我记得五百年前,他们还没有修订债务法的时候,债务只追三世。现在债务可以追到二十世。这二十世里不是你的子孙倒楣,而是你自己倒楣!我们警署电 台,就经常播放一段阻止人犯罪的广播。

“回头吧!为了贪图一时之快,痛苦一千年,你想想看,值得吗?一失足成二十世恨,再回头已千年身,回头吧!”

星际警署的广播,整个银河都收听得到。现在已经没有死刑,但无期徒刑可以从一世判到二十世。一个人坐一千年牢,会变成什么模样?我连想也不敢去想。听说达 比烈星座有一名气化犯,已经坐了三百多年牢,还有两百多年才能假释。他是宇宙坐牢记录的保持者。你把别人气化,别人就不能再转世,所以气化犯是恶性最重大 的犯人。但是即使是气化犯,我也认为一千年的徒刑未免太重了些。这是我个人的意见。许多人或许认为一千年徒刑,仍不足以阻止犯罪者以身试法的。

一般说来,宇宙现在比一千年前和平。最后一次星际战争,发生在距今一千两百年前。银河各星区在互不侵犯条约签订后,这一千多年来,没有重要的星际战争,当 然,在各个星区内,革命、战争,动乱都不断发生,但这都不足动摇星际和平。星际警察总署的主要任务,在于维持星际交通畅通无阻,防止星际走私,以及调查超 级星区干涉小星区内政的事件。我属于缉私组,每隔几个月,必须出一次外勤,随同缉私船到可疑星球从事侦察工作。其他的时间,都留在星际警察总署,协助办案 人员翻译犯案者的口供。我闹下的大乱子,便出现在翻译口供上面。

最近在第一○三星区,接连出了好些次抢劫星际商船的案件。最严重的一次,一位星际闻名的触灵娘的私人太空游艇遇劫,触灵娘本人和所有船员竟都被气化。这位 触灵娘最为天牙星区人所崇敬。劫案发生后。天牙星区立刻给一○三星区最后通牒,要求一○三星区在二十个星球日内交出凶手,否则一切后果由一○三区负责。天 牙星区和一○三星区间的武装冲突,一触即发。星际警署接到命令,全力协助一○三星区警探单位,侦办一○三区的抢案。恰巧在这时,我们缉私组在一○三星区第 C五十六星座附近,捕获一艘走私船,上面满载前几次抢来的赃物。走私船的三名船员立刻被送到星际警署。缉私组派遣干员录取口供。由于我是警署最有经验的翻 译人员,我责无旁贷的负起翻译口供的重任。

三名走私犯,都是C五十六星座第七行星的土著。有关这颗行星的资料指出,行星上居住的盖文族土著一向爱好和平,没有战争纪录。盖文族科技落后,文化水平很 低一直到近一千年,才发展出最原始的太空船。但在这一千年内,C五十六——七行星科学研究进展很快。由于吸收了星际开发总署提供的科技资料,他们已经能制 造第三级星际工业成品。星际开发总署从五十年前起,已将C五十六——七行星列为蓝色星球之一。仅次于最进步的紫色星球和星际文化中心的金色星球。

C五十六——七行星的土著既然爱好和平,又从来发动过战争。这样的和平种族,怎么会干出杀人越货的勾当?缉私组的办案人员,包括我自己,都有着同样的疑 问。被捕的三名走私犯并未给予我们多少帮助。他们异口同声说,不知道船上赃物的来源,他们的口供,也透露不出任何消息。下面是口供的一部份,括弧里是我加 的附注。

问:“船上的货物是从哪里来的?”

答:“在蒙罕城买来的。”(蒙罕域是盖文族的首都)

问:“你知不知道这是赃物?”

答:“我不懂赃物是什么意思。”

问:“赃物就是偷来的东西,你偷过东西吗?”

答:“我不懂偷是什么意思。”

问:“偷就是不经对方许可,拿走对方的东西。你偷过东西吗?”

答:“我从来不偷,我只从事正当的盖贸。”(盖贸是盖文语里交易的意思。)

问:“你从前有没有犯罪纪录?”

答:“我不懂犯罪是什么意思。”

问:“犯罪就是法律不能容许的行为。例如你无故杀盖文,就是犯罪行为。”(盖文语里的“盖文”,相当我们普通语里的“人”。)。

答:“我没有无故杀过盖文,我只和别人盖朋。”(盖朋是盖文语里亲热或友爱的意思。)

问:“你有没有妻子?”

答:“我不懂妻子是什么意思。”

问:“就是终身和你盖朋的女盖文。”

答:“哦,你指我盖宝。我有两位。”(盖文族实行一夫多妻制,盖宝就是妻子。)

问:“你有没有儿女?你和你的盖宝,有没有生下小盖文?”

答:“对的,我有七位盖松。”(盖松是盖文语里儿女的意思)。

问:“你爱你的盖宝和盖松吗?”

答:“我和他们都很盖朋。我盖朋他们,他们盖朋我。先生,我们的盖文族是非常爱好盖佛的民族。我们彼此互相盖朋。”(盖佛是盖文语里和平的意思。)

问:“你们这样热爱盖佛的民族,怎么会抢星际商船呢?”

答:“我不知道。我们盖文都很盖佛,我们互相盖朋。盖朋别的盖文。别的盖文也盖朋我。我盖朋我的盖宝,我的盖宝也盖朋我。我盖朋我的盖松,我的盖松也盖朋我。我们互相盖朋,大家盖朋。”

翻译盖文的口供,实在是很辛苦的工作。尤其因为盖文语言里有百分之八十七的词句,第一个音节都是“盖”。例如“盖文”是“人”,“盖朋”是“亲热”,“盖 贸”是“交易”,“盖宝”是“妻子”,“盖松”是“儿女”,“盖佛”是“和平”,“盖格”是“研究”,“盖郎”是“调查”……乍听盖文人讲话,就像听一群 鸭子在吵架,除了“盖”、“盖”的声音,什么也分辨不出来。幸亏我三百年前对盖文语下过一番工夫,再依赖翻译电脑的帮助,才勉强完成任务。

但是我翻译的口供,对于案件的调查,可以说是说毫无帮助。三名盖文族走私贩一致坚持说他们不知道赃物的来源,我们再问也问不出结果。我们又找不出别的有力证据,能够证明他们的罪行。依照星际刑事法的规定,我们必须在三个星球日之内,释放这三名嫌疑犯。

天牙星区和一○三星区间的关系,一天比一天紧张。天牙星区的武装炮艇,已在一○三星区外的太空游弋。一○三星区的自卫队,也已经进入紧急戒备状态。天牙星 区是紫色星区,科技水平比一○三星区高出甚多。如果他们进攻一○三星区,一○三星区各星球必定无一幸免。战争万一爆发,必然会牵连到两个星区签署过联防条 约的几个超级星区。如果超级星区参战,事情就极为严重了。星际警署因此受到很大的压力,必须立刻侦破抢劫案件。警署高级长官开会商讨的结果,决定释放三名 嫌疑犯,同时派遣三艘缉私艇,载着最干练的探员三百人,降落C五十六——七行星,全力展开侦察工作。我奉命随同缉私第一大队行动,我们的缉私大队,在蒙罕 城附近活动。其他的二个缉私大队,也分别在C五十六——七行星其他十几个大城建立工作站,协同当地警察当局,开始搜集不良份子的资料。

如果我们不是身负重任,蒙罕城实在是度假的最好去处。盖文的进化史,和我们地球的人类很相似。他们也是鱼类的后代,微尖的脑袋两侧,还遗留有鳃的痕迹,成 年人的正常肤色蓝中透绿,两手两足,手足均有九指。成年人身高至少有两公尺,孩童也有一公尺三四十公分高。盖文人是很美丽的种族。尤其是女盖文。她们流行 服食一种药物,能够随意改变肤色,或金黄或粉红或墨绿,煞是好看。蒙罕城有许多家戏院,表演类似我们地球人的歌舞剧。男女盖文边唱边跳,一面改变肤色,一 面张口喷出细细的水柱——喷水也是盖文的特长。我走过那么多星球,从没有看到过动人心弦的歌舞剧。他们的歌声悲壮而凄凉,来观光的旅客听了,无不动容,甚 至凄然泣下。盖文人自己听了,倒似乎并不觉得特别难受。每次表演完了,我都听到台下的盖文人一片“盖”的呼声。因此我又知道,“盖”也是“好”的意思。“ 盖”这个字,在盖文语里用途非常广泛,我每天几乎都会发现“盖”字的新用法。这使我感到非常快乐。替星际翻译学院编辑盖文语辞典的教授,显然本人并没有到 过C五十六——七行星。“盖”字许多精妙的用法,也都不知道。我像发现了一座宝库,每天趁着侦查探访的机会,努力搜集语言资料,准备将来有机会,好好写篇 专门论文,题目就叫做“论一○三星区C五十六——七行星盖文族语里盖字之用法”,一定会使那些星际翻译学院里的同事羡死妒死。我的七世妻真有远见。行万里 路,实在远胜读万卷书。将来再遇见她,我一定会要求她陪着我走遍银河每一个偏远的星球,这样她既然不会感到厌倦无聊,我也可以得到许多实地探访的机会。可 惜从前我没有想到这个法子,竟眼睁睁让她离我而去。

我们的侦察工作,过了三个星球日,仍然毫无进展;局势越来越紧张,电台不断播放出一○三星区边界天牙星区炮艇越界的消息。双方已经几次开火,所幸都是局部 的小冲突。一○三星区其他的星球,都吵嚷着要全体总动员出兵保疆。奇怪得很,C五十六——七行星上却毫无紧张不安的现象。这也许和盖文人爱好和平的天性有 关。他们既然不知道战争为何物,当然也不会感觉到战争迫近的危险。我们缉私大队的人,包括我本人在内,都越来越相信盖文族是无辜的,是别的星球的坏人故意 栽赃给他们。真正的罪犯,也许并不在c五十六——七行星上面。

我们将我们的侦察报告送到星际警署,所得到的回答却是全力加紧侦察,限三个星球日破案。缉私大队的队长无法,只好命令全大队的一百名队员在蒙罕城内四散活 动,每个队员各自展开不眠不休的侦察。我们每个人都服用了不眠丹,可以在三日不睡觉。三个星球日,相等于三百个地球日。星际总署竟要求我们三百天不睡觉, 我个人认为实在未免过份。可是命令已经下达,我们只有依命行事。

别的队员如何进行侦察工作,我并不清楚。我自己呢?我本来就不是侦察,只是一名翻译员,要我单枪匹马破案,真是天晓得。我在蒙罕城大街小巷胡乱逛了许久, 大约有五十个地球日吧,实在走得疲倦了,刚好走到蒙罕城历史博物馆。我一向对博物馆有浓厚兴趣,就决定偷懒一阵,跑进馆里去参观。

历史博物馆里陈列了不少盖文族的进化遗迹。他们也有铁器时代、铜器时代、石器时代和两栖时代。盖文族最早是两栖动物的时候;就已经发展出相当复杂的文化, 懂得采集水底的石头做巢穴。这个两栖时代,倒是我们人类所没有的。历史博物馆里另有一间电影院,放映各种科学影片。我随着来参观的盖文人,进了电影院。首 先放映了几部星际旅行的科学教育片,我看得都快打瞌睡了。其后的一部影片,却意外的引起我的兴趣。

影片的题目是“两栖时代的盖文族”。影片开始时,一位盖文科学家指给我们看盖文族两栖始祖的图片。五十万年前的两栖始祖盖文,比现在的盖文更接近鱼类,手 脚粗短有鳞,颊上的鳃还未退化,看起来很像我们地上的青蛙。影片随即介绍了一些两栖始祖盖文好遗迹。影片的最后一段特别精彩。盖文科学家画出想象中的两栖 始祖盖文,用卡通片的方式介绍他们的生活起始习惯。我看到银幕上青蛙似的始祖盖文在大海中遨游,有时爬在石块上昂首栖息。就在这时,一桩令我大吃一惊的事 情发生了。

银幕上的始祖盖文,突然一口咬住身旁的一双小始祖盖文,像大青蛙吃小青蛙一样,三口两口把小盖文吃了下去。大始祖盖文吃完小始祖盖文,昂首向天,得意的鼓腮而鸣。我清清楚楚听到大始祖盖文在叫:“盖!盖!盖!”

一股莫名的惊喜充满我的心胸,我终于找到了“盖”的出处了!原来“盖”是两栖始祖盖文进食以后满足的呼声!难怪盖文语里有百分之八十七的词句第一个字音节 都是“盖”。这是他们族类最原始的呼唤啊!我的论文,我的“论一○三星区C五十六——七行星盖文族语里盖字之用法”,这下大功告成了!一篇完美无缺的论 文!从字源到字义流变,一直到现代语的用法,我都调查得清清楚楚。如果这篇论文得到星际翻译学院年度论文奖,我一点也不会感到奇怪。

我简直太快乐、太兴奋了,竟没有感觉到一双手慢慢搭上我的肩膀。等到我发觉时,那双手已经牢牢扣住我的左肩。我痛得叫起来,回过头,一个庞大的蓝色盖文人正对我咧开嘴。他轻声说:“我要盖朋你,不要动。”

一嘴绿森森的尖齿,袭向我喉管。我使出混身力气,挣脱那盖文人的手腕,及时闪开他的大嘴。我跳了起来,拼命朝电影院的出口处跑去。蓝色的手臂水蛇般从四方 伸向我,都被我躲开。从眼角我瞥见戏院里面,大盖文正在吃小盖文。照他们的说法,该是大盖文正在盖朋小盖文。他们也想盖朋我,我可不能这样被他们盖朋掉! 我拼命逃跑,在戏院门口处,我终于被三个盖文人抓住了。我自忖性命难保,闭目待死。幸亏戏院门口的售票员跑过来干涉。

“他是观光客,你们不能盖朋他!”

三个盖文听说我是观光客,立刻放开我。我爬起来,也不理会售票员的道歉,就拔足飞奔。我跑出历史博物馆头脑才慢慢冷静下来。“盖”字最后一个用法,也被我 无意中发现了!原来“盖”字主要是“吃”的意思。古时的两栖始祖盖文,吃完别的盖文,便满足的大叫“盖!盖!”现在的盖文族进步了,发明了许多婉曲的说 法,“盖朋”、“盖贸”、“盖佛”……其实都有相同的字源,都是“吃”的含义。

盖文语里百分之八十七的词句都有“吃”的含义,他们原来是吃人的星族啊!我想到这里,不禁冷汗直流。那位研究盖文语的教授,从来没有想到盖文族是食人族。 他只依照我们的语言习惯,将“盖朋”翻译为“亲热”,“盖贸”翻译为“交易”,“盖佛”翻译为“和平”……他却没有想到,不论盖文人讲什么,不论他们嘴里 说得如何漂亮,他们都只想到一件事——如何吃掉对方。我们还以为盖文人是最爱好“盖佛”,最爱好和平的星族,其实他们是最爱好吃人的星族。我们的翻译专 家,没有搞清楚盖文语的语源,才会犯下这么大的错误。

我又想到我的翻译口供,就明白我完全翻译错了。三名走私嫌疑犯当然不肯承认他们犯下了罪。对盖文族而言,人吃人是完全正常的行为。他们既不偷,也不抢,只 是彼此互吃。难怪盖文族没有人口膨胀的问题,多余的人口,早就被他们吃下肚里去了。难怪盖文族的歌曲悲壮而凄凉。如果人人随时可能被吃,他们的歌声怎能不 悲壮呢?一切都明白了!一切都明白了!

我赶紧跑回缉私大队的总部报告。我知道我无意间发现的秘密,可能会影响到所有队友的安全。盖文族为了敦睦邦交,显然早有默契。他们通常不吃外来的观光客。 但是如果他们知道我们发现了他们的秘密,他们就可能把我们盖朋个精光。星际法有明文规定,凡是食人的星族,都必须被全体气化。盖文族不会不知道这一条法 令。他们的掩饰工作,几乎已经做得天衣无缝。我们侦察了那么久,都没有发现可疑的迹象。如果不是我无意中走进历史博物馆,我们可能再也不会发现他们的秘 密。

大队长听了我的报告,立刻命令全体队员停止侦察,回队部集合,又拍发紧急电文给星际警署,告诉警署我们的新发现。盖文人这时果然已经知道我们查出他们的秘 密,他们迅即脱掉文明的假面具,成群出动,到处追赶着盖朋缉私队的队员。一百名队员,只有六十五名活着回队部。我们迅速登上缉私艇,逃出C五十六——七行 星的领空。另外两队缉私队却没有我们这么幸运。他们因为分散在各个城市的工作站,无法迅速集中。有一个大队全部队员都被盖朋掉。另一个大队,只逃出了十七 个人。这是星际缉私队成立以来,牺牲最惨重的一次。

我因为及时发现盖文族吃人的秘密,备受上峰嘉奖。但是我良心仍然不安。如果不是我翻译的口供错误,缉私队不会蒙受这样惨重的损失。他们送我回星际翻译学院 接受荣誉奖章的时候,我在谢辞里就一再强调,干我们翻译工作这一行的,真是一点大意不得。例如古华语里的“赤脚大仙”,并不指“红脚掌的仙人”,而指“光 着脚的仙人”。但是“赤发鬼”却并不是“光头的鬼怪”,而是“红发的鬼怪”。如果不是精通古华语的人,谁能够搞得清楚这么微细的分别?同样的,谁会想到盖 文语里无所不在的“盖”字,竟会是吃人的意思?

自从盖文族事件以后,我从事翻译工作,更加小心谨慎了。盖文族不久就遭到全体气化的灭族处分,宇宙间又少了一个食人族。我还保存有一卷盖文族歌唱的录音 带,打算将来播放给我的七世妻欣赏。我在工作得疲倦的时候,有时也会为自己播放一段盖文族的歌唱。他们那悲壮凄凉的歌声,至今还萦绕在我的心头。可怜的盖 文族。一直到他们被灭族,恐怕他们都弄不明白,为什么吃人是犯罪的行为。最近我潜心研究银河各星系比较语言学,又有一些惊人的发现。我发现不少语言都和盖 文语言相似,有一个最原始的音节,通常都和吃人有关。如果我的理论不错,有许多星族当初都是吃人的种族。他们最美丽的辞藻,都和吃人脱离不了关系。我这发 现,恐怕是六十三世纪语言学最大的突破。但是我一向小心谨慎,到现在还存在仔细求证的阶段,不敢贸然推出我的理论。

有时我站在警署办公室的窗口,眺望着银河无数的星球,不禁想起盖文族的遭遇。也许盖文族还算是太诚实的星族,他们只晓得吃人是桩快事,竟忘记从他们的语汇 里除去那个可疑的“盖”声。别的星族也许同样在吃人,只是吃法更精,连吃完满足的“盖”声都掩饰掉了。吃人者不自知在吃人,被吃者不自知被吃。茫茫的星河 里,究竟有多少这样的吃人族呢?

当然,这都是我的玄想,我也不打算再深究下去。对于我而言,最重要的事情,莫过于好好活下去,将来再和我的七世妻会面,重温我们的旧梦。我准备对她大大吹嘘一番,这几百年来我几桩得意的翻译绝唱。

5 comments:

高猪 said...

大家来盖朋?

哗牢耶!你想吃人呀?

哈哈哈~~~

kmsiah said...

哈哈哈!又是一位喜歡張系國的科幻小說的同道。

阿寞 said...

真不是盖的!

随军翻译 said...

看得随军翻译心惊胆战,不知道有没有因为错译什么害死过人?
张系国中学时全都看过,这篇却已经没印象。
掌柜的,你一个个字输进来的整篇小说?厉害!

掌柜的 said...

老太太
那就要趕緊去蓋朋美國大兵

這篇小說是網上抄回來的,掌柜的年老昏花,打不了那么多字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