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ly 07, 2009

卡夫卡的土地


政治上沒有聖人,聖人都是我們用愚昧和無知制造出來的。安華也一樣,不就是一條政治變色龍,說他痛改前非不像以往那般極端,其實也不過是迎合現今的政治市場。我們要學會的智慧就是制造市場需求,讓政治人物隨著人民起舞,而不是被他們牽著鼻子走。

塞夫的雞奸案,一年前安華在記者會上曾經說過這句話 :「歡迎來到卡夫卡的土地。」

馬來西亞沒有幾個政治人物會知道誰是卡夫卡,單憑這句話掌柜的就給安華先生家加點私人分數吧。

明天開庭,會不會多幾個人去讀卡夫卡呢?

卡夫卡的《審判》最后一段如此寫:

但是,一個同行者已經兩手掐住 K 的喉頭,另一個把刀深深插入他的心臟,並轉了兩下。K 的目光漸漸模糊了,但是還能看到面前的這兩個人,他們臉靠著臉,正看著這最后一幕。「像一條狗似的 !」他說;他的意思似乎是 : 他死了,但這種恥辱將留存人間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