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pril 02, 2009

咸豐年代的故事


那是十二年前,完成一年實習醫生的那一天,掌柜的離開檳城趕赴吉打首府亞羅士打報到。那時候的醫生窮得很,連所得稅都不必繳交。在檳城的 365 個日子,掌柜的靠一輛摩哆出入,沒有錢買四個輪子的汽車。有個好心朋友暫借他的一輛小小靈鹿讓掌柜的可以載一些細軟,慢慢駕車北上。

掌柜的七早八早摸黑上路,到了亞羅士打到州衛生局等候面聖,領取聖旨為人民服務。等到屁股差點生瘡,副局長才姍姍來遲叫掌柜的滾進他的辦公室。

然后他問知不知道錫這個地方在哪里?Sik。

于是那胖子指著他身后的一張吉打州地圖,為掌柜的指點迷津。

于是又駕著靈鹿南下,到了南北大道峨崙出口,進入聯邦道路,慢慢去尋找這個人間天堂。人間天堂,是那個胖子副局長的形容詞。

而那天是星期四。

從大道出口一路看到路牌,但是好像永遠都不會到達目的地。那條路九曲十八彎,加上牛群出沒,只能慢慢的走。結果掌柜的終于千辛萬苦來到錫縣醫院,但是辦公室已經關閉,因為那天是星期四,吉打辦公半天。那時候,公務員還是五天半制,所以那幾乎是咸豐年代的事情了。

然后掌柜的便含著眼淚,慢慢駕車回到亞羅士打,幸好找到以前大學念書的狐朋狗黨,才不致露宿街頭。

印象中的武吉士南卯就是那時開始的,因為從大年開車進入錫的路上會看到武吉士南卯的路牌,可惜掌柜的從來沒有去那兒看看。記憶中曾經到過一個叫做牛場(Padang Lembu) 的地方吃野味,據說有老虎肉吃,當然只是傳說,並沒有口福吃老虎。

在那個鳥不生蛋的地方呆了將近一年,真的是非常美麗的一年。那不是學習醫術的地方,但那是學習人生的地方。那是一個真實的人生教室,什么叫做窮、什么叫做苦,是需要親身去看去體驗的。錫縣的窮、相信和武吉士南卯的窮、和巴當艾的窮、還有這片土地上許許多多的窮鄉僻壤一樣,都需要更多的關懷和努力。

今天活在吉隆坡,看見雙子塔,總是想起那個窮鄉,還有其他的窮鄉。

如今武吉士南卯正在火紅,更是緬懷當年,那一個令人扼腕的地方和那一群被主流遺忘的人們。

6 comments:

老帅哥 said...

掌柜的,真的有兴趣吃老虎肉吗?我认识那边的地头虫,应该是找得到,虽然我也没去吃过,可是我的朋友曾去吃过很多很多不同的野味。。。。。
可以考虑看。。。。
不过我连四角蛇煮到很香我都不敢吃的人,其余的野味。。。。算了,讲爽而已。。。。

小枫叶 said...

第一,因为我的华文太晒利,所以一看到“掌柜”还以为是cashier...派蛇!

第二,一想到你驾着靈鹿从槟城到Alor Stuck,再从Alor Stuck驾去Sik,然后含泪的再驾会Alor Stuck, 哈哈哈!真是可怜极了。。。(对不起,你写得很好笑,但是又很可怜,所以导致我好像哈哈哈幸灾乐祸的在笑你)

第三,好像没什么了。。。(劈)!

歪老姨 said...

大夫,现在的Sik,已不是当年的穷乡下了,若你旧地重游,肯定会惊讶以它的面目全非。单看该县设有immigration,就知道它的“飞黄腾达”了。

老帅哥,来到我的地盘记得预我一份,虽说尽地主之谊,但我肯定不会与你争着“埋单”的!放心!

P/S:他们还说有熊掌!

歪老姨 said...

Bukit Selambau目前就像从前的Sik吧!堪称得上是穷乡下,但居民一点都不穷!尤其是华人!所以他们期待发展。

掌柜的 said...

老帥哥
吃老虎肉,倒不如在北上一點看老虎秀吧,嘿嘿。

老楓葉
很久沒駕車到那兒了,如果在駕車也許還會哭,已經忘了那條路如何走。

老姨
如果我舊地重游,一定會以為走錯了方向。
記得當年愚公和一位朋友還來過 Sik 拜訪掌柜的,那個地方實在太偏僻,結果后來我們到峨崙去吃飯。(好象是如此,不知道記憶有沒有出錯)

Anonymous said...

作莫这边这样多未进化的食肉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