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pril 15, 2009

贏得掌聲輸掉一生


黃潔冰事件當事人和公正黨終于做了一個了斷。

公正黨做了一個超越多數政黨會做的事,就是力挺黃潔冰,這一點在道德上的確會在輿論界贏得如雷掌聲。

黃潔冰最終接受挽留,從陰暗角落走出來,我們都感到欣慰。可以預見的明天黃小姐的辦事處會收到許多鮮花,萬達鎮的居民協會會發表感激文稿,眾多部落客會相競送上祝福。

這個星期,肯定的掌聲屬于民聯和黃潔冰。


圖片中左下角的老人近況好不好?身子骨還行不行?畢竟他也已經將近八十歲了。

事情爆發初期輿論界有不少人力挺背后是陰謀論,也紛紛送上祝福,包括不少部落客。

后來風采雜志據說設下一個陷阱讓陸老墮入,雖然被大眾鞭笞違反媒體道德,但是他還是被逼轉入從此見不得人的黑暗世界。

當時支持他、可憐他的人們如今安在?是因為發現原來錯在陸庭諭,還是我們本來就健忘?


許多人像神一樣的崇拜他,認為他是馬來西亞的救世主。

RPK 之前上庭下庭,都有一大班擁躉跟隨。他交不出幾千塊的保釋金時,大家群起發動短訊和網上籌款。那是才不很久以前的事情,不是嗎?

最近我們大家為三場補選忙的焦頭爛額的時候,他被法庭定罪,罰款一百萬馬幣。那一大群穿著《我和 RPK 同在》 的生死兄弟哪里去了?好吧,原來大家都在忙補選。如今塵埃已經落定,我們忘了應該幫他籌款嗎?

我們甚至連在部落格上幫他打氣,慰問一下他太太都忘了。

我們就是忘了,因為我們本來就是健忘。

新聞來源

媒體當然知道我們健忘,政客當然也知道我們健忘。

所以如果有人選擇要我們記得一些我們已經忘了的事情,媒體也樂得做順水人情,反正大家各有所得,皆大歡喜也。

那個男人叫做希爾米嗎?他長得怎么樣?發型會不會也是十年如一日?還有沒有別的男人?有沒有全身是毛的洋鬼子?

我們咒罵之余,不知道會不會好奇買有此類報導的雜志報刊?

公正黨行動黨回教黨當然會指責玩弄這個課題的對手卑鄙下流,只是我很想知道,308 大選如果蔡細歷是候選人,火箭會不會也沿戶送上免費光碟?

新聞來源

不用等下屆大選,我們的民族先鋒喉舌明天后天就會扮演緊遵婦道的道德先生了。如果沒有,掌柜的就自罰買這份報紙三年。

輿論的壓力會搞死人,歷史上不乏前例。倘若以后有人唯恐天下不亂,繼續炒作課題,誰會是黃潔冰的守護神?這兩百個人會永遠的記得、永遠的守護著她嗎?

但愿到那時候,黃潔冰不會像今天的陸庭諭,也不會變成第二個 RPK,將一生都輸掉了。

掌柜的兩個月前寫過了這一段,再抄一次

我們大家很樂觀的認為所謂專門顛倒是非的主流媒體已經窮途末日,焉知每天觀看和閱讀主流媒體的大眾比自認客觀的互聯網媒體不知多出了多少倍。我們大家很樂 觀的認為所謂一只腳已經踏入棺材的國陣已經奄奄一息沒有翻身之地,焉知擁有半個世紀執政經驗再加上無窮資源的國陣其實還是歌利亞,與之戰斗的大衛其實獲勝 的機會并不高。

所以很肯定的,接下來的幾天這事件會從純粹的兩個人閉門男歡女愛在精心編輯和宣傳之下變成一個種族宗教道德等等的課題,然后再繼續發酵變形。

法律上要解決這件事,要等警方查案,檢察署定奪,開庭審案等等過程,那要花多少時間?黃潔冰還要受多少次盤問,多少次羞辱?

我們留言打氣很容易,我們去舉大字報很簡單,我們在備忘錄上簽名只是舉手之勞,但是我們能夠陪伴她去一趟又一趟的警局,上一次又一次的法庭嗎?即使我們能夠,我們愿意陪伴她去一趟又一趟的警局,上一次又一次的法庭嗎?

那時候,我們也許已經忘了曾經上過她的部落,曾經為她搞集會打氣。那時候,她,只剩斯人獨憔悴。那時候,你和我都在哪里?

那時候,在她獨自憔悴的時候,我們可能又正在浩浩蕩蕩的為另一個人留言、簽名和打氣。

我們怎么能夠否認我們的短視、健忘和喜新厭舊?

2 comments:

庄严立湍 said...

来斗捞惹的比比皆是。
不离不弃的人间少有。

阿寞 said...

本南地又将有补选,蚱蜢占卜大师快点指点迷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