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pril 13, 2009

驗尸報告


武吉甘當補選塵埃落定,是驗尸的時候了。

武吉甘當這種半城市半鄉區馬來選民超過一半的混合選區一直都是國陣的強打項目,不論上陣的是巫統馬華民政還是國大黨,都是毫不費力的手到擒來。

308 過后,仿佛一切都變了。

去年三月,政治版圖的改變其實是誤打誤撞、民心的憤怒多過仔細的思考。安華的巴東埔補選是個人魅力,加上延續 308 的熱情。瓜拉丁加奴補選時 308 已經過了超過半年,華裔選票偏向國陣讓國陣的華人政黨沾沾自喜了一陣,以為選民和當年一樣,總是和國陣床頭吵架床尾和,雨過就要天晴。

308 一年后,選民當初的熱情應該漸漸減少。武吉甘當和武吉士南卯的選票走向會比前面兩場補選更為代表性。更重要的是,全國還有很多像武吉甘當結構和民情一樣的選區,而這些選區一向都是國陣保住政權的基石。


馬來票花落誰家

巫統和回教黨這五十年來都在瓜分馬來票,近幾年來公正黨也來搶這個市場。籠統上來說,回教黨一般上保得住大約 40% 的鐵桿基本盤。在一些回教黨根基強大的地方如吉蘭丹、丁加奴和吉打等回教黨在馬來社群的支持率稍微更高。一般上來說,這些票非常堅貞,一直都是回教黨雖然只擁有少數席位,但不會如一些走入歷史的反對黨一般式微的原因。

武吉甘當補選,巫統祭出殺手锏,拿皇室和土地來大做文章。這些課題在傳統的馬來人的震撼就好象華教課題在多數華人的震撼一樣,是選票的來源。結果顯示,回教黨依然穩定的守著他們至少 40% 的基本支持率。

很多人看小回教黨只是一個醉心于宗教的政黨,忽略了回教黨搞政治的高明。回教黨在瓜拉丁加奴補選派出本來不受看好的候選人,就是算定了馬來票才是定生死的票源。而月亮這次推出莫哈默德尼查嘉馬魯丁上陣,就是算準了他們不會在馬來票源上超越 308,而強攻華人選區。

這一點我不得不佩服回教黨高層的政治胸襟。

尼查本來只是一個地方上的小小領袖,莫說華人不知道他是誰,連很多馬來人也不知道他是誰。偏偏一個州務大臣的難產造就了一個領袖,所謂時勢造英雄,英雄當然本來也就要是英雄才能夠被造就,而他偏偏就是等待伯樂的那匹千里馬。尼查的崛起,對回教黨現在的領導層其實是一個大威脅,他的現代化形象和當權的宗教師們完全是兩碼子事。但是回教黨高層最后還是決定讓尼查百尺竿頭,無懼讓他邁入中央成為全國領袖,顯示出了他們的政治抱負和眼光。這一點,就足以讓國陣寢食不安,也足以讓民聯的同盟黨作為借鑒。

如果尼查在行動黨,早就被老大攆出去了。

有人說回教黨只有一個尼查,所以武吉甘當的華人高唱月亮代表我的心現象不會在別的選區重演。這個說法忽略了兩點,第一是華人選票還會不會回到國陣的懷抱,第二是回教黨不只是只有一個尼查。

瓜拉雪蘭莪國會議員還有沙亞南國會議員等等,都是回教黨的新一代政治人物。金麟豈是池中物,給他們一個尼查的處境,遇上風云他們就會化為龍了。

三年后,年老的選民逐漸減少,年輕的選民逐漸增多。這些中產階級,正是民聯的票源。而這些中產階級,將會逼使未來的回教黨走出宗教的固執,而成為全民政黨。

回教黨,將是巫統墳墓的挖掘人。


華人票何去何從

308 開票后,華人第一個反應是反應不過來,第二個反應是買快熟面,第三個反應是加把鎖,第四個反應是打電話給親朋戚友擔心暴亂。

308 過后,華人票肯定后悔,本來只是要像往常一樣教訓國陣,讓巫統給華人多一點面子,卻搞到馬華和民政雞飛狗走。但是武吉甘當這種典型華人選民卻帶出了一個信息 - 反對黨即使做得不必國陣好,至少不會比國陣爛。

至少在霹靂,華人票應該會很久都不會再回來國陣的身邊了。國陣在霹靂要做得比民聯的十個月短命政權更得到華人的歡心,看起來是不可能的事。華人當然知道他們只有鞏固火箭才能得到更多,華人也知道至少在大約九個議席他們再將眼睛和月亮的支持率推高,霹靂國陣就只得大約三分之一的席位,無法再搞幕后政變了。

霹靂有太多的議席是混合議席,這些以往國陣的救生圈,今天都變成了國陣的殺手,真是水可覆舟。國陣碩果僅存的華人議員馬漢順雖然多數票是 3396 張,但是只要大選的投票傾向和武吉甘當一樣,他馬上就要吃不了兜著走。


印度票扭轉乾坤

印度票看起來最終將會走向馬來票的模式,國陣和反對黨各占山頭。國陣會永遠失去一部分的園坵印度人鐵票,這是已經挽不回來的事實。霹靂有十三個州議席和六個國會議席的印度選民超過 15%,民聯橫掃了十二個州議席,剩下的一個 (N21 Lintang) 只要華人票和 60% 的印度人票投向回教黨,巫統的 1376 張多數票也會變成明日黃花。

國陣在霹靂如果贏不回印度人的支持,要扭轉乾坤就只得一個空口號。但是,霹靂州的印度人有可能會重回國陣的懷抱嗎?

無論如何,霹靂的選情比較特別,其他地方的印度人選票沒有占據這么大的想象和討論空間。


從武吉甘當看全國

將武吉甘當投映全國,國陣不得不心驚膽跳。國陣要拿回現在民聯執政的幾個州不容易,甚至可以說如果當今的情緒繼續下去,更本就是天方夜譚。

巫統今天的結構,不管誰上臺都好,改革只能淪為一個口號。巫統政治已經無法和商業金錢和朋黨脫鉤,誰捅這個蜂窩,就會被叮得變成豬頭皮。巫統只能越向右傾,寄望從回教黨奪回更多的馬來票,以中和失去的非馬來人選票,這也注定巫統會和非馬來人選票好心分手

民政已經窮途末路,檳城已經一去不復還。民政幾十年來,一直靠一張唯一的華裔首席部長牌吃糊。今天火箭的政府比民政的政府更華人,華人為何還要覆水重收?許子根從后門當部長,民青團長吹法螺自夸此乃超級部長,看在民眾的眼里簡直是笑話。有如此老大,再加上老二在霹靂的形象,還有一個政治上將近白癡的青年團長,民政不“卡維斯”化上天還真瞎了眼睛。

馬華除了出口成章和推卸責任,就只剩下內斗和爭做上議員。十八丁的華人寧愿高舉青天白日旗幟也不要馬華,并不是偶然的。但是馬華袞袞諸公除了耍嘴皮子還能做什么?也許編本成語大全是老大和一群邯鄲學步的效顰東施最好的職務。

全國大選還有三年,也許還會更早。國陣已經變得好像馬來西亞羽毛球隊,只能夠等對手犯錯才能夠奪得獎杯。今天的反對黨能不能夠在三年后執政,就要看他們爭不爭氣了。

富不過三代,這是硬道理。

4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大夫,
你去从政罢!我们需要更多有政治理想会思考的从政者,而非当今利益至上的政客。

呼吸的747 @ 747 is breathing said...

不可以哦,大夫去从政,那我以后就不能凭朋党关系到医院看病了!

我说大夫,你得开个政吧,和歌吧区分开来。那天无法登陆你的部落,吓得脸青青不晓得是不是被那些“大粒人”把你的歌吧给骇了,好担心哟!

愚公移山 said...

看来可以和你喝茶闲聊的时间越来越多了。

高猪 said...

哈!

若國陣變得像馬來西亞羽毛球隊,那还有得救。

若變得像国家足球队,它们就更惨!对手犯错都赢不了!大势去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