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pril 03, 2009

水土不服


公正黨要在巴當艾勝出,看來不樂觀。夏蟲語冰,西馬的智囊團大約忘了那是一個 95% 伊班民族的地方。土地當然是他們的生命,也是他們的心頭痛。然而語言是一個民族的靈魂呀,聯邦人到了婆羅洲看來還是水土不服。

Aku enda nemu nama jako nuan.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