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rch 29, 2009

富不過三代


巫統黨選塵埃落定,一個新的領導層產生。意義上來說,五十年后,巫統正式進入第二代領袖,阿都拉算是第一代和第二代巫統領袖的過渡人選。

縱觀歷史定律,巫統如今進入一個嚴峻的瓶頸時期。由于黨國合一,獨立以來,巫統就是國家,國家就是巫統,故馬來西亞在政治上也進入一個嚴峻的瓶頸時期。

今天的巫統,和五十年前的巫統已經不能同日而語。

五十年前的巫統,多數黨員都是平民百姓,擔任黨要職的多是教師和公務員。那是黨員流汗流淚流血不求回報的時期。新一代受教育的年輕份子成為支持巫統民族國家事業的中堅分子。他們爭取的是民族國家從殖民政府釋放出來,他們追求的是民族國家國家的民主自由。巫統的強大不是因為領導層的強大,而是基層的強大。

今天的巫統,有頭有臉的黨員們大都是商業新貴,加入巫統成為做生意拿工程發大財的捷徑。領袖們駕大車出入由保鏢保護,宴會設在六星級大酒店,到鄉下赴宴又有特別宴席安排。今天,他們為黨職爭得頭破血流,為的是自己和家人的口袋,當年為他們上一代流血流汗流淚的黨員已經被棄之而不顧了。

納吉接下來的班子,不復當年爭取獨立的班子。這些大多數是公子哥爺們自小喝的是洋水,出入有司機傭人,想的看的都已經和人民脫節。中國人老是說富不過三代,就是因為這些第二代沒有經歷過第一代崛起的歷程,回首已經不見來時路,甚至還嘲笑來時路走得太艱苦。

納吉也苦,苦在第二代突破瓶頸的重擔交在他的身上之余,天時地利也不對。民間怨恨漸深,全球經濟下滑,巫統內部青黃不接,國陣各成員黨自己已經是如泥牛入海自顧不暇。

國陣控制的州屬只有沙巴首長中選為巫統最高理事,其他的一州之長不是不敢競選就是紛紛落馬。遇上納吉這等強人,看來巫統中央集權是免不了的事,從納吉的作風來看他也會很樂意將權力回收集中。

碰上這等良機,納吉可以成為有史以來權力最集中的巫統主席,也可以成為馬來西亞有史以來最強勢的首相。

這種情況最容易產生楊廣。納吉會不會成為巫統國陣的埋葬人,就要看要不要做隋煬帝了。只是楊廣為何會是楊廣,就像劉徹為何會是劉徹一樣,皆是性格使然。今天是明天的歷史,定律如此,看來納吉也逃不出這個命運。

掌柜的占卜一下,巫統國陣看來難逃第二代瓶頸限制。楊廣之后,就是天下大亂,最終誰要做得李淵,國祚或許就會長得多了。

2 comments:

庄严立湍 said...

看样子要回来是一个越来越遥远的梦。。。

wai seng said...

这个国家已经没希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