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rch 02, 2009

虞姬虞姬奈若何


百戰百勝最終也會有一敗,而且是崩潰性的挫敗。

百戰百敗最終也會有一勝,而且是決定性的一勝。

戰場也許還沒有發展到垓下,四面楚歌也許還沒有唱起,十面埋伏也許還沒有布好。

沒有韓信的劉邦,最終也只能像劉備一樣顛沛流離草草收場。沒有韓信的劉邦,最終也只能對項羽俯首稱臣。

去年今日有韓信,今年今日每個人都可以是韓信。去年今日韓信有四面楚歌,今年今日每個人都可以是韓信,可以有十面百面楚歌。去年今日韓信布下十面埋伏,今年今日每個人都可以是韓信,布下的埋伏可以是千面萬面。

垓下之戰可以是明天,也可能是明年,也可能是后年。匹夫之勇的西楚霸王難免一死,時勢如此,因為每個草芥小民都可以是韓信,也必定會當韓信。

楚霸王自刎,一點也不足惜,可憐的是那個跟了他的女人。呂雉何德何能,最終能夠呼風喚雨,還不是因為跟對了當年誰都想不到會出頭的劉邦那個男人。虞姬阿娜多姿的在楚霸王身邊小鳥依人時,何嘗不意氣風發過?

今天坐在霸王身旁的虞姬,看似枝頭上的鳳凰。當韓信趕過來時,烏江就是葬身之地了。

怕只怕到時候連虞姬的命運都不如,嗚呼。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