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February 24, 2009

早死也好

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四日光華日報如是報導

從前有個年輕人,父親不幸早逝,和母親于窮苦的環境中相依為命。窮人孩子早當家,這孩子自小就很上進,勤奮求學、事母至孝、彬彬有禮。總之可以想到的好話好事都可以用來套在他的身上,從小就顯示出了將來會成大事的先兆。

后來,慢慢的憑著孝心本事和一點點兒門路,年輕人慢慢的攀入官場。雖然漸漸的有點名聲,但是他還是謙謙有禮,不和官場一般上的貪官污吏同流,賺得朝野人士的同心贊賞。在一片嘖嘖聲中一步一步爬上高位,卻還是維持當初出道時的赤子之心,贊嘆的人也越來越多。

三十八歲那年,終于當上了朝廷的大司馬。

萬人之上的年輕人,還是那么的節儉、勤勞、公正不阿。當然有人懷疑這只是虛偽的演戲,但是在貪污橫流的政海中,人們也盡量去幻想真的會有從污泥里長成的純潔蓮花。

后來的后來,當然是步步高升,當上了攝政皇。再后來,終于忍不住露出獸性,搶了國璽,自導自演一場禪讓的鬧劇,自己當上了皇帝。

所謂屁股決定腦袋,屁股坐上了龍椅后,腦袋里的邪念頭一傾而泄,再也無法控制了。打著改革大旗、扛著復古名號、帶上圣人面具,開始倒行逆施,把整個局面擾得亂七八糟。最后搞到內憂外患,如何要眾不叛親不離?

這是西漢末年王莽的故事,看官們可切莫張冠李戴,勿將三畫當公羽。

王莽讀了太多古書,把周公當偶像,也想學復古。于是便學以前死去的皇帝,塔華蓋以為可以成仙。據說他老人家也弄了一個高八丈的華蓋,放在車上,命令幾百個壯男拉車,還一邊吆喝登仙、登仙。結果他老人家仙是做不成,反而成了流傳萬年的鬼。

后來烽火連天內戰四起時,王莽被逼得狗急跳墻,不知如何是好,這時候當年苦讀的書派上用場了。

他老人家想起《左傳》說如果國家有大難,可以用淚水來感動上帝。于是乎,他跑到郊外大哭,還拉了一大批馬屁跟班到野外一同去哭天。據說哭得最多那些會有大官做,于是幾千個滿腹詩書的跟班也依樣葫蘆大哭一場,也許還搶著幫王莽漂白那條臟得不得了的外穿內褲。

天照拜,淚照流,最后大家照樣還是死翹翹。

果然是路遙遠才知道馬兒是不是良駒,日子久了才知道一個人是仙是鬼。

記不記得讀《倚天屠龍記》張無忌以為趙敏對其他人下毒手時,有一章用了白居易的詩?

詩云 :

贈君一法決狐疑,不用鑽龜與祝蓍。
試玉要燒三日滿,辨材須待七年期。

周公恐懼流言日,王莽謙恭未篡時。
向使當時身便死,一生真偽復誰知。

壯哉,白居易。壯哉,周公。壯哉,王莽。

6 comments:

添健 said...

国难、党难当前,还要不念危亡半点哀,不只没想过要用眼泪来感动上帝,还老想着要用口水来淹死政敌,岂不是大夫的这位老乡从前爱说的“内斗内行”?不过仔细想来,有领导如此,却也不一定是坏事。至少让人从新思考所谓的道德、文采、口才与政治的关系。

掌柜的 said...

周先生
掌柜的也許只能搖頭說
家門不幸也
嗚呼

Khai Suan said...

想問一下你看了幾遍倚天屠龍記?
純屬好奇。。。

添健 said...

掌柜的,虽然说一位是阁下的老乡,另一位是在下的同乡,就这样杠上了,但是要说“家门”不幸的,还有许多人排在我们的前面。

掌柜的 said...

周先生
哈哈,你說的對,也幸好我們和老大的“家門”不同 :-)

khaisuan
倚天屠龍,讀你千遍也不厭倦...

老和尚 said...

不是“家门”, 可能是家乡祠堂的门吧!总是会有关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