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February 18, 2009

千秋朝夕


黃小姐照片事件經過了四十八個小時的發展,她最后是走是留,還是一個未知數。兩天前,我說過了,個人的觀點是應該當機立斷騰空議席,用補選以政治方法解決這個不幸事件。

事件發生迄今,主流觀點是黃潔冰不用辭職,因為她是整個事件的受害者。有人發動聲援集會,有人發動網上簽名運動,有人到她的部落格打氣支持,也有人發表文告勸請她不要辭職。

我們可以理直氣壯的說她是受害者,可惜我們不是警察和查案官。我們可以義正詞嚴的譴責拍攝者和將照片短片流傳出去的那個人,可惜我們不是法院和法官。

我們可以信誓旦旦的拍胸膛說她在道德上完完全全站得住腳,但是有沒有人想過會不會有些人看這個問題的眼光和角度和我們有點不一樣?

女兒正是十八歲的阿蓮嫂會不會因為這么多人道德上力挺黃小姐而因此而容忍含苞待放的女兒進行婚前性行為?每天虔誠祈禱五次的哈芝哈山伯伯會不會因為政黨長老出來說話而認為未婚男女同居一室衣衫不整是可以原諒和容許的行為?下個月將要結婚的三美大哥會不會不在乎他未來的妻子之前有沒有和前任男友有婚前性行為?

我們的答案也許都是沒有問題,但是不表示所有人的答案都和我們一樣。

而我們,在聲聲譴責的當兒,焉知當中有多少人其實想盡辦法要將那些照片和短片一睹為快,因為大家的基因里都藏有偷窺的傾向。

于是報章開始有獨家報道說是前男友干的好事,于是報章再獨家報道說干下罪行的男人乃是非我族類,于是我在網上看到了這么一段文采斐然的下流打油詩

我們大家很樂觀的認為所謂專門顛倒是非的主流媒體已經窮途末日,焉知每天觀看和閱讀主流媒體的大眾比自認客觀的互聯網媒體不知多出了多少倍。我們大家很樂觀的認為所謂一只腳已經踏入棺材的國陣已經奄奄一息沒有翻身之地,焉知擁有半個世紀執政經驗再加上無窮資源的國陣其實還是歌利亞,與之戰斗的大衛其實獲勝的機會并不高。

所以很肯定的,接下來的幾天這事件會從純粹的兩個人閉門男歡女愛在精心編輯和宣傳之下變成一個種族宗教道德等等的課題,然后再繼續發酵變形。

法律上要解決這件事,要等警方查案,檢察署定奪,開庭審案等等過程,那要花多少時間?黃潔冰還要受多少次盤問,多少次羞辱?

我們留言打氣很容易,我們去舉大字報很簡單,我們在備忘錄上簽名只是舉手之勞,但是我們能夠陪伴她去一趟又一趟的警局,上一次又一次的法庭嗎?即使我們能夠,我們愿意陪伴她去一趟又一趟的警局,上一次又一次的法庭嗎?

那時候,我們也許已經忘了曾經上過她的部落,曾經為她搞集會打氣。那時候,她,只剩斯人獨憔悴。那時候,你和我都在哪里?

那時候,在她獨自憔悴的時候,我們可能又正在浩浩蕩蕩的為另一個人留言、簽名和打氣。

我們怎么能夠否認我們的短視,健忘和喜新厭舊?

黃潔冰已經做出個人的選擇了,我們讓平靜一下,難道不好嗎?

而且,我們既然不是警察,不是檢察長,也不是法官,我們無法從法律上幫她找回正義。但是我們有選票,她辭職后當然不能再上陣,但是我們還是能夠以選票告訴她我們對她的支持。

我們用人民的辦法,我們用政治的途徑告訴所有人我們不會對這種行徑妥協。

我們用民意、用選票警告下一個想要用這種手段的人,他們最終必定會自食其果。

武吉蘭樟是個中產階級的集中地,選民多是居住在此地,選民也應該懂得區分是非黑白。假設有補選,而投票率和 308 大選一樣,如果有 80% 各族選民給她投下一張票,那么多數票將會是 11636 張,這不比留言抗議備忘錄來的更有效嗎?

模擬補選:武吉蘭樟

馬來西亞的政治,已經來到一個分水嶺。反對黨如果無法從 308 后繼續壯大,我們很快又會回到一黨獨大的時代。歷史上沒有永遠的執政黨,因為歷史沒有不會因為權力而變質的政黨,歷史上也沒有永遠逆來順受任人魚肉的百姓。如果有人還相信打進國陣糾正國陣這種童話,那么掌柜的只好說這些人不是自欺欺人就是高貴的白癡。

馬來西亞內幕者的消息說最終黃潔冰會辭行政議員,但是保留州議員,因為民聯在資源上難以應付三個武吉同時舉行補選。

我認為如果公正黨最后選擇這個方案,那么無疑是政治自殺。如果堅持要用道德論點和法律基礎來定輸贏,那么黃潔冰一定要堅持到底,辭掉行政議員難道不是無形中認錯?留下州議員位子難道不是留下辮子被對方攻擊不斷?

我個人還是認為當機立斷辭職制造補選是最好的出路。無疑,公正黨因為沒有基層,所以多地作戰肯定不利于他們。公正黨何不考慮將武吉士南卯交給行動黨,一來可以專注于武吉蘭樟,二來行動黨若是贏了武吉士南卯可以趁機加入吉打州政權成立真正的民聯三黨政府,三來也化解和行動黨爭奪這個選區的問題。如果三個武吉皆都凱旋而歸,那么大家在提高士氣之余,也可以相互攜手合作邁向前一大步,對大家都好。

而黃潔冰,還有霹靂州政權,法律如果給不了他們一個公道的話,選民肯定會用他們手中的一票還他們一個真正的公道。

還有,和掌柜的同歲的黃潔冰,韜晦五年后,只要她愿意,當然可以東山再起。鄧小平如此,安華如此,甚至馬哈迪和阿都拉不也正是如此嗎?

老話一句,我們應該爭千秋,不是爭朝夕。

5 comments:

老奶奶 said...

马来西亚的风云变化,看得老奶奶心惊胆战
战场也不过如此矣

呼吸的747 @ 747 is breathing said...

大夫,这篇写得令人拍案叫绝!

老奶奶,是啊,“马”场比战场可怕啊

掌柜的 said...

老奶奶
別來無恙乎?
不用心驚膽跳
咱們要脫胎換骨,必定要經過爐火熬

機長
做人家的媳婦兒會不會比上戰場可怕啊,哈哈

呼吸的747 @ 747 is breathing said...

的确,“媳”场比马场战场可怕!

掌柜的 said...

機長
嘿嘿。我要去偷偷告訴小黃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