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February 05, 2009

為了做官


急急如漏網之魚,惶惶如喪家之犬。

這兩句話柏楊先生以前常常在他的雜文里這樣寫。

No comments: